承包租赁将到期

2020-11-13 14:06

而在上市公司雅戈尔的层面,其服装主业亦面临着严峻形势。宏观经济的下行、消费者心理的变化、国外品牌的冲击以及电商渠道的挤压也对雅戈尔服装业务的发展形成挑战。

而在过往的财务报告中,雅戈尔的门店数量多数处于扩张的状态。有报道称,受制于电商渠道的冲击,雅戈尔未来线下渠道或整合至1000家以内。

9月下旬,一位参加维权的员工向新京报记者称,针织厂未来可能要关门,却要跟员工重新签合同,工龄和其他福利全部归零,“我们盼望了一年的年终奖就没了,所以我们没有签合同,要领导给个说法。”

按照杉杉的规划,未来十年还将在中国布局15-20家拥有国际标准的奥特莱斯广场。

国元证券研报称,面对近几年来遭遇的行业困境,纺织服装板块的80家公司中,23家公司选择跨行业发展、原有主业或坚持或放弃,剩下的57家公司或专注主业、或在与主业相关领域外延拓展。

另一方面,雅戈尔的门店数量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下滑。中报显示,截至6月,雅戈尔共有销售网点共3078家,较年初减少4家,其中直营店铺2605家,较年初减少15家。

官网的信息显示,雅戈尔集团创建于1979年,2014年实现销售收入590亿元,利润39.35亿元,位列2014中国企业五百强第221位。旗下的雅戈尔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上市,主营服装等业务。

业绩持续下滑,七匹狼计划耗资10亿元设立全资投资子公司,参与投资服装行业以及相关的时尚产业、零售消费产业,“实业+投资”战略转型轮廓日渐清晰。

工商资料显示,去年,针织内衣公司取得营业总收入3853万元,同时未公示净利润。不过,同期36万元的纳税总额,从侧面反映了针织内衣公司的利润有限。而在2014年,法轩公司取得营业总收入8854万元,净利润191万元。

杉杉与雅戈尔同样起家于宁波,在转型道路上不乏相似之处,对地产业务和金融投资不遗余力。

目前,杉杉的资本大网已经涉及保险、银行、证券、基金、期货、融资租赁等领域,并先后与三井不动产等企业在宁波、哈尔滨、郑州等地投资开发奥特莱斯商业连锁服务项目,定位近郊型城市综合体。

根据租赁协议,翁素妃承包租赁了雅戈尔服装公司下属的宁波雅戈尔针织内衣有限公司和宁波雅戈尔法轩针织有限公司,期限为三年。也就是说,至2016年3月,承包租赁将到期。

本次职工“维权”涉及的“雅戈尔针织厂”,属于上市公司雅戈尔的“孙公司”。据雅戈尔员工介绍,雅戈尔针织厂由宁波雅戈尔针织服装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注销)、宁波雅戈尔针织内衣有限公司和宁波雅戈尔法轩针织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组成。

去年关店超500家的李宁公司日前正式宣布重启“一切皆有可能”的品牌口号,并宣称该口号是契合时代脉搏,发力互联网+,与小米强化合作。

其中,服装代工业务的营收同比降低了9.54%,纺织业务的营收更是大幅下滑七成。

同时,七匹狼入驻微盟萌店,试水微商业务,以拓展移动端消费市场。

上述两组数据说明,此次员工维权的“雅戈尔针织厂”,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今年4月,雅戈尔推出了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募资30亿元建设o2o营销平台项目。同时,自今年开始,又利用大数据手段采集会员信息,进行涵盖网站、社交媒体、app、线下门店等平台的全渠道营销。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雅戈尔服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24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1.06%。在此其中,除了品牌服装业务有4.52%的增长外,包括服装、纺织在内的业务,均大幅下滑。

另一名参与维权员工的说法则是,目前雅戈尔领导决定解除针织厂的对外承包关系,员工整体回流到雅戈尔集团,“这肯定会进行裁员,员工的福利也要削减,所以我们要表达我们的声音。”

除此之外,杉杉还是国内首批进入锂离子电池材料行业的企业之一,目前已经成为锂离子电池正极、负极及电解液领域国内最大、世界第一的锂电材料综合供应商,并以此为切入口进军新能源车领域。

今年半年报显示,早在2013年,雅戈尔子公司雅戈尔服装控股有限公司与自然人翁素妃签订《承包租赁协议》。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